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2021年12月9日上午10点左右,四川眉山的范女士,收到了自己网购的、来自西安的一箱柑橘,以及一个喜讯:

她将享受全年快递包邮,以及12个月的水果大礼包。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原因是,范女士所接收的这箱柑橘,正好是去年全国第1000亿件快递。她成了“千亿锦鲤”。

同时这也是中国年度快递数量首次突破1000亿件

根据国家邮政局的数据,2021年我国快递业务总量达到1083亿件。这一数字,超过了除中国以外的全部国家的总和。

事实上,2014年,中国年度快递数量就超过了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经济体的总和。此后,年年蝉联。

说实在的,这样的成绩,跟任何一个单一国家对比都没有太强的可比性。只能自己跟自己比。

要知道,2012年全国快递业务总量仅57亿件。短短10年间,竟然增长了18倍。如今,平均每人每年收到快递达到77件,平均到每周就是1.4件。

而一旦提到平均,经常会有网友表示自己“拉了后腿”。对于网购也同样如此。

毕竟,不同地区之间,以及同地区的城乡之间,都存在无法忽视的客观差距。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时间回拨到2014年,这一年国内快递数量问鼎全球第一。

同年4月12日,海拔5200米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正式通电,沿途21个乡村1011户居民及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绒布寺,才用上了可靠电力。

次年12月23日,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玛县果芒村和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长江村合闸通电,全国最后9614户3.98万无电人口用电问题才得到解决。

靠着“100年不回本,电网也要建”的宗旨,中国成了全球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让全部国民用电的大国

而在这份“荣光”背后,很多人不知道农村用电以及给农村供电,有多难。

比如,为了给重庆中益乡光明村余家坝台区最后2户人家供电,需要沿着陡峭的山脊,立36根电杆;为了给山东临沂蒙山顶上的几户人家通电架设了100根电杆;为了给陕西蓝田县焦岱镇樊家村最后一户人家通电架设500米“专线”……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为了不让这些人“隐入大山”,电网小哥们需要背着氧气罐爬雪山过草地,进行日常运营维修,才能保障电力系统正常运行。

时间再拨到2019年,地点是四川凉山州金阳县阿布洛哈村。当时,村民每次想补充物资,有两条路可选:

一条是,来回4个小时的危险的越河索道,货物需要人来背;

另一条是来回8小时的曲折山路,可以用骡马驮运货物。

直到2020年6月,阿布洛哈村才正式修通了全长3.8公里的穿越2条隧道的公路,成为全国最后一个通路的建制村。道路修通之后,村民们才第一次体验到单程20分钟摆渡车带来的便利,才得以购买大家电。

阿布洛哈村或许是个极端,毕竟不是每个村地理条件都是这么恶劣。当时为了把挖掘机、装载机等大型设备运到施工现场,竟然调用了一架米-26重型运输直升机,临时申请航线,临时开辟着陆点……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截止到今年6月,全国网民规模达到10.51亿,创历史新高。但是,互联网普及率也只达到了74.4%。还是有三四亿人,没有走进互联网的世界

从2003年国内电商自“包邮区”“五环内”兴起以来,尤其是2014年之后,我们目睹了国内电商快递企业的激烈竞争,以及业务覆盖范围的变化:

从最初,网点覆盖全国主要城市;再到覆盖全国全部城市;再到全国全部(区)县……

最大的极限,也只是全国全部县镇。即便如此,很多网店还是会标示着“包邮(除偏远地区)”。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如果对照国内电网、公路的建设进展就会发现,快递公司们一直是跟着搞基建的国家队的脚步“顺势而为”。

尤其是一些区域性快递公司,它们的机会,往往在道路铺通之后、头部快递公司业务渗透进来之前。这也是它们如浪般涌来,又如浪般退去的重要原因。

从统计数据上我们能清晰观察到这一变化,截止到2018年全国各地累计注册的快递企业就达到了“恐怖”的74577家,此后进入成熟期,不再有新增。截止到2022年6月,存续状态的快递公司为34635家,还在经营的只有4186家。

在如此庞大规模的快递企业全面渗透之下,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国超过2/3的建制村实现了4个以上快递品牌服务覆盖。160个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的2.6万个建制村中,快递服务覆盖率也已经超过80%。

这其中,有个“国家队品牌”——中国邮政,功不可没。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2011—2015年期间,中国邮政补建了8440个乡镇空白邮政局所,实现了乡镇全覆盖。2016—2020年期间,又解决了3.6万个建制村通邮问题。2019年底,全国50多万个建制村100%直接通邮。

目前,中国邮政全国5.4万个局所,70%都在农村地区。

普通人对这些数据是无感的,也不太能体会到“快递进村”这项工作到底有多困难。

以快递加盟为例,一般情况下网点每揽收一件快递,网点提成是1.5—2元。而每派出一件快递,需要给快递员1元。一般认为,收派比例1:1为平衡点。

“包邮区”沿海发达地区,快递业务之所以繁荣,是因为乡镇电商经济活跃,收派比能达到5∶1至10∶1。

中西部地区快递行业难做,原因正如广西邮政管理局有关负责人所说:“在广西等中西部省份,平均收派比约为1∶15,部分乡镇甚至超过1∶30,一些网点往往经营即亏损,陷入歇业或转让状态。”

不仅“派”起来难,农村地区“收”件同样很难。

农村地区揽收的快件以农产品为主,尤其是蔬菜水果等产品,体积大、易损坏、时效要求高、最好有冷链……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也就是说,在广大的农村地区经营快递业务,不论是收还是派,都不容易。

然而,乡村振兴的关键,不是让全国经济最发达的村从火车速度提升到火箭速度,而是如何才能让赤脚的村“体面地”穿上鞋。

而从“邮快合作”、“交邮合作”等一系列合作中,我们看到有关部门在解决乡村问题方面的智慧和决心。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所谓“邮快合作”,可以理解为邮政快递替快递企业承担了“最后几公里”最难赚钱的收派工作。

当然,这也是邮政快递的使命使然,就像“国家队”要不惜成本把电通到每个村、把路修到每个村,邮政快递也有着把每一份文件、通知书、快递送到国家任何一个角落的使命。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邮政已经与顺丰、京东、中通、圆通、韵达、申通、极兔等快递企业以线上签约的方式签署《“快递进村”工程邮快合作数据对接协议》。

截至目前,“邮快合作”已覆盖全国31省36万个建制村,中国邮政帮助快递企业代投快件累计超20亿件。

除此之外,在有关部门协调下,快递企业之间竞争感降低,合作感提升,开展越来越多的“快快合作”。

至于“交邮合作”,则是跨部门的联动。

由于不少乡村公共车、私家车、网约车等车辆常常不能满载,而与此同时快递车也不能满载,导致成本提升。于是,就存在了合作机会。

比如湖南永州蓝山县,通过客运车辆“以客带货”方式,将包裹运送到村级服务站点分发,包裹入村时间由过去的3—5天缩短到1天,配送成本从10元/件降低至2元/件。

在福建泉州市安溪县,不仅“以客带货”,还将信息化手段应用到客货邮融合中,快递员派件更安全准确,村民寄取快递更便利快捷。

诸如此类的新闻,比比皆是。

农村地区“收”和“派”之间找到到平衡,“快递进村”才能持久。

消费的目的是提升生活质量,更多快递进村,意味着农村居民拥有更好的生活质量。而要想让农民的居民腰包更鼓,就要能把更多的东西邮出去。

其实,过去中西部农村平均收派比1∶15,甚至是1∶30,不是农村居民热衷网购,很重要的原因是,农村电商不发达,需要邮出去、能邮出去的东西都太少。同时,也缺少懂得电商运营的人。

在此,不得不提到中国邮政。他们在全国布局了42万个“邮乐购”电商服务站点,助力解决农产品销售难问题,打通农产品上下行通道。

说实在的,这个“邮乐购”很难用当下的商业业态来定义。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村民可以在这里代缴话费、代买车票机票、代收代投快递、代销农产品、代买农资农具……还能进行参保登记、养老缴费、社保关系转移接续、待遇核定及领取……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个服务站点涵盖了8大类54个公共服务项目,几乎满足居民日常所需服务。

除了线下的“邮乐购”,还有解决农特产品出村难、销售难的线上电商平台“邮乐网”。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作为农产品电商领域的国家队,“邮乐网”从2013年上线以来,迅速与安徽、江西、四川等31个省份展开合作。

为了在最难的地区,把最难的生意做好、做强。中国邮政还做了很多不太被觉察的动作。

比如,为了保证农产品更好地卖出去, 中国邮政还开设了875个邮政线上乡村振兴帮扶馆,线下依托农民合作社建成1000个标准化农产品基地;截至今年6月底,中国邮政已完成470个重点县三级物流体系建设,设立了228个常温仓、45个冷仓、343个下行批销仓……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而和打通物流、完善仓储同样重要的是,卖出去的产品也必须要有卖点。

为此,中国邮政还引导和推动各地培育自己的农特产品,也就是“一市一品”计划。

比如吉林省顺丰镇赉嫩江的大闸蟹、甘肃省张掖的红枣、福建省三明市的食用菌……等都已经成为成熟的特色产品。

最近5年,中国邮政在全国各地已经累计培育“一市一品”项目千余个,实现农特产品销售额360.9亿元,帮助147.6万低收入农户增收50亿元,平均每户增收3388元。

对于当下的年轻人来说,中国邮政看起来不够吸睛,甚至很多年轻人“走到哪里都能看到”就是不知道邮政到底在干什么。

给农村通快递就是赔钱?为什么还有人去做?

过去的很长时间,邮政服务的人群,都是主流叙事中不掌握话语权的人,是不会主动喊疼的人。

为这样的民众去做正确而艰难的事,才是“国家队”应有的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