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航海时代 服务贸易生态的企业需要“抱团出海”

日前,在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国际股权投资创新平台的支持下,钛动科技与金沙江联合资本联合主办了“扬帆起航 共创出海联盟”峰会。会上,钛动科技宣布“春笋计划”——通过综合运用投资并购等手段,邀请有意愿、有能力做垂直领域头部服务商的公司、专业人才和团队加入,组建出海联盟。

“中国制造”转向“中国智造”,出海仍旧大有可为

根据金沙江联合资本的观察,“中国制造”转向“中国智造”、并进行全球化探索的企业大致要经历以下几个阶段:先是背靠作为“世界工厂”的强大制造生态,不断精进,做到制造业领域的单项冠军。随后在国际贸易形势的窗口期,敏锐把握机遇、实现跃迁。2012年,亚马逊等平台招商,中国卖家正式直面海外消费者,踏出OBM(Original Brand Manufacturing原始品牌生产商)的重要一步。近十年的竞争、产品迭代以及消费者,重重磨砺,至2020年,中国制造商产值实现接近美国2倍,中国卖家销售额历史最高占亚马逊42%。中国制造商终于开始走向OSM(Original Standards Manufacturing原始标准制造)阶段,拉开品牌出海的大航海序幕。

依托制造业基础优势和对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快速掌握,国内新能源汽车厂商很快在整车制造方面取得全面突破,因而有能力主动出海,拓展全球市场份额。当前,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以及一汽、吉利等传统车厂的新能源产品线都在积极“抢攻”欧洲市场,并陆续覆盖全球重点区域。

不过,尽管出海大潮汹涌,各种新玩家全面涌现,“全球化”仍然有巨大的蓝海可以挖掘。比如,根据商务部数据,中国拥有4842万家企业,而当前出海的企业仅56.75万家,占比1.2%。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尚未出海。“而在美国,只要不是个体户,几乎所有的美国企业都是全球化企业。”李述昊说。

此外,钛动科技方面指出,在七成已出海的企业中,海外营收占其总营收比例不足两成,包括国内互联网、家电等领域的巨头:比如腾讯海外业务营收占比为7%,网易的这一数据为10%,格力的为15%,汤臣倍健则是11%。

新航海时代:“技术外溢”成为中国企业出海的主线之一

“中国拥有全球领先的移动互联网能力”,钛动科技创始人、CEO李述昊认为,这是中国企业全球化另一极其重要的源动力。

首先,强大的技术实力让“技术外溢”成为中国企业出海最重要的主线逻辑之一。随着全球数字化进入快车道,领先的中国互联网科技企业释放数字生产力正当其时。

最具代表性的是云计算领域。在亚马逊AWS、谷歌、微软等巨头林立的云计算赛道,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在开疆扩土。这三家国内互联网科技巨头都将云业务提升至战略高度,坚定推进云计算和全球化的发展战略。

其次,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为科技产品品类创新、数字贸易带来了充沛的创新动力,创造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一方面数字化支持传统商业进行重构。当前,更好的人工智能技术、更优质的数据、更好的语音和人脸识别技术等得到广泛应用,让产品创新成为可能。另一方面,全球各地数字化加速渗透,各国和地区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为产品在海外实现商业化落地提供了机遇,比如重点品类如扫地机器人、智能门锁、移动储能等产品能够顺利诞生并且在海外市场铺开销售。

“科技创新是开创新品类最直接的方式。”周奇说。大疆、极果、安客创新、珞石机器人等都是这一路径中的佼佼者。

在北大机器人控制技术专业出身的庹华,绕过传统工业机器人,瞄准轻型机器人这一市场空白点和更适合创新技术初创企业的赛道,建立了珞石机器人。刘靖康和他南京大学的同学则紧盯着全景图像拼接和防抖算法,创立以全景相机研发、销售为核心业务的影石创新公司。其第一款产品Nano到访德国IFA展会即卖出2万台,实现“生而全球化”。

熟悉互联网、拥有更强科技知识能力的新一代创业者们从初创即瞄准国际化,他们聚焦如何将学术界的想法商业化落地,直接在科技创新的主流战场北美、欧洲推出产品服务,不怵与当地企业同台竞技。他们有技术自信,拥有全球化思维,懂得全球化资源配置;他们能管理好全球团队,同时与国内的互联网圈紧密连结。

“科技品牌出海是个20年以上长周期的战略”。周奇介绍道,金沙江联合资本已定下远景目标,未来10年投资培育100个全球化的中国科技品牌、30个国际贸易服务品牌。

出海行业基础设施建设者,是出海大潮背后的重要推手

面对更复杂的环境、更激烈的竞争,中国传统外贸企业需要向研发、品牌、生产、渠道、营销整个全产业链运营商的角色来改变。这里面的链条如此长、变化如此多,企业基本无法单枪匹马地打通各个环节,需要有各路“专家”打辅助。

新航海时代 服务贸易生态的企业需要“抱团出海”

事实上,金融支付、数字营销、建站支持、零售物流等跨境行业的服务商是出海行业基础设施的建设者,是出海大潮背后真正推手。它们也正在往技术升级、专精化、一站式的方向深耕发展、全面升级。

比如,中国企业从“产品出海”转向“品牌出海”过程中,就需要学会如何在国内市场一样快速抢占消费者心智,构建起与用户之间的信任。这是在过去铺货售卖的年代所没有的议题。李述昊说:“‘出海’的‘难’,就在于它不断迭代升级。”

以钛动科技为例,其以以Martech为定位,通过提供数字技术工具矩阵产品帮助App开发者实现营销、变现、归因分析、资源成本优化等工作,提升商业推广效率。

全球各地市场环境和社会环境复杂多变,出海企业在当地构建信任的过程往往需要消耗大量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周奇总结道:“科技型的品牌输出,不仅要做独立的品牌、自由的品牌,而且要做多元化的渠道、做渠道创新、做品牌运营及本地化服务和国际化的合规服务。只有这样才能中国企业在国际上走得更稳,走得更远。”由于需要多个模块进行全面支撑,周奇希望把更多的服务贸易生态的合作伙伴召集起来,联合做更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