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隐忧带来新压力,订单流向东南亚似乎成为不可逆趋势

对于国内的广大外贸从业者来说,2022年,十分难过。

首先,反复不断的疫情和国内严格的防疫措施,导致许多地方的工厂无法按时开工;

其次,持续了多月的俄乌冲突让全球贸易格局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第三,从2021年延续至今的港口货运问题并没有得到完全改善,反而呈现出愈演愈烈的趋势。

此外,国内的外贸商家最近还不得不面临让人叫苦不迭的问题——东南亚工厂陆续复工后,大批在疫情期间流回中国的外贸订单又将流向其他东南亚国家。

随着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放宽了入境限制,消费预期转好,东南亚的出口运输市场可预见地将迎来发展,外贸复苏也在不断加快。

外贸隐忧带来新压力,订单流向东南亚似乎成为不可逆趋势

01、外贸隐忧带来新压力

以越南为例,自从越南3月中旬开放入境之后,越南3月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达667.3亿美元,环比增长36.8%。其中,出口340.6亿美元,增长45.5%;进口326.7亿美元,增长28.7%。

从服装纺织业来看,服装纺织业的大量订单转移到了越南,服装行业的某些工厂海外订单甚至已排到了2023年。

美国农业参赞发布的最新报告中提到,2021年越南纺织服装业强劲复苏,出口额达到390亿美元,同比增长约15%,棉纱出口额为33亿美元,同比增长34%,带动棉花进口增加。2021/22年度越南棉花进口量为780万包(约170.9万吨),同比增长7%。

这一时出现的外商“毁单”的现象(即已经下好的订单由于种种原因被取消),也让外贸的压力徒然增大。

着名经济学家管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现阶段的对外贸易中有这样的一种现象:外商为了规避物流风险,会同时下单给多个供应商,最终与优先到货的厂商结算尾款,整个过程中只损失了定金部分款项。不仅造成国内出口商之间的相互竞争,现在更是将竞争扩展到中国与东南亚国家之间。

外贸隐忧带来新压力,订单流向东南亚似乎成为不可逆趋势

02、纺织企业纷纷“离家出走”

相较于国内不断上涨的人工成本,东南亚国家人工成本更加低廉。以越南为例,平均工资为300美元/月(相当于人民币2070元),而中国浙江的平均工资为618美元/月(相当于人民币4262元)。

我国进入孟加拉国家的纺织制衣企业,一个普通女工每月工资约为500元,高则800元,而这不足一千酬薪的工作被当地女性认为高薪职业。

除开人工成本优势,数据显示,东南亚地区生产动力成本更低。越南的工业用电、用水分别为0.5元/度、3元/吨,而浙江的工业电水价格分别为0.60-0.66元/度、4+元/吨(均以人民币计量)。

东南亚各国营商环境也在不断完善,越南政府在积极对外开放,大力吸引外资的同时,给予的税收优惠也格外具备吸引力。

在关税方面上,东南亚地区国家几乎享受欧美日韩,包括中国在内的关税超普惠制待遇,甚至是免税待遇,具有一定的税收优惠优势。

因此,对于国内众多纺织企业,“离家出走”至东南亚生产似乎合情合理。

03、东南亚市场分析

首先,东南亚的产业链并不成熟,只能做代工产品,部分公司需要在中国采购原材料,运到目的国再加工为成衣出口,产生的物流费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劳动力、生产动力成本上的优势。

其次,东南亚国家当地工人素质普遍不高,生产效率低下,有企业主表示,国内工厂生产效率约为海外工厂的2.5倍,这几乎使单个工人的人工成本优势消失的一干二净。

最后,语言不通等也是中国企业必须面临的问题。部分中国企业到东南亚国家开厂时语言不通,凡事都得请翻译,由此产生了不少人力和时间成本。

其实换一个角度来看,东南亚复工也提供了更多转机。

既然生产订单从中国流至东南亚几乎已经成为了不可逆的趋势,就不如从这次事件中主动转型,努力找寻新的增长点。

东南亚国家在人力、土地、出口税收等方面明显优于中国,可以利用好这些优势,将低端产能迁移过去,方便节约成本;同时,这些国家现阶段的供应链尚不完善,仍需依赖中国,也就为相关元器件出口提供了广阔的市场。

外贸隐忧带来新压力,订单流向东南亚似乎成为不可逆趋势

04、中国纺织企业如何破局?

挖掘新兴国际市场

现在有更多的外贸企业在积极开拓包括东南亚、非洲、拉美在内的出口新兴市场。新的订单市场可缓解欧美市场订单下滑带来的压力,也将成为出口企业未来利润的新增长点。

海关数据显示,在贸易方面中国与拉美和非洲长期保持着领先地位。今年第一季度东盟再度成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这些市场都有着很大的潜力待开发。

在“一带一路”和RCEP的助力下,进出口关税的减免能够为国内商家提供更多优惠。

树立品牌出海意识

阿里旗下跨境电商平台全球速卖通在今年的峰会上定位了平台力抓的三件事,其中首要的便是“扶持希望品牌化发展的优质商家,给予专属流量倾斜”。

在经历了去年多起国外跨境平台以知识产权对国内商家进行处罚的事件后,有更多外贸企业也认识到了需减少对单纯贴牌加工的依赖,增加对品牌和设计的投入,使产品具独特性、不可替代性。

以内销化解压力

打开国内市场,推进出口转内销,这也是国家目前正在执行的大方针。

近日政府发布了《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式提升外贸企业抗风险能力;也可以助力外贸商家开发国内市场,推动外贸企业高质量发展。

传统的外贸企业可以借助政策支持,积极调整产业结构,做好多方准备,既要积极寻找新的海外市场,同时也要大力拓展国内市场。

加快数字化转型

国家不断完善数字经济的发展规划,企业能够紧跟国家步伐,不断深化数字化转型,拥抱创新发展模式,推动步入“快车道”,也将为自身持续健康发展开辟通途。

借助于数字化工具,中小型企业可以逐渐跟上大型企业的步伐。

最后,我们不难预见,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纺织服装价格节节上升是必然之事——纺服制造业不得不采用海外投资的方式,来消化各种成本上涨的压力。

然而在纺服制造供应链上,中国制造仍然坐着世界头把交椅;但东南亚的制造业也占有绝对优势,在全球需求放缓、快时尚折扣零售商大势流行的今天,时尚背后的“血汗工厂”难以消失。同时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日渐崛起的东南亚国家纺织业正成为中国纺织企业的主要竞争对手。在价格优势渐失的外贸形势下,国内纺织企业也正面临艰难挑战。

-END-

来源: 亿通管理咨询、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