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度中国城市跨境电商发展报告》发布,广州位居全国引领梯队头名。

9月6日,广州市政府官网更新《2021年度中国城市跨境电商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在国内105个跨境电商综试区形成的4个不同梯队中,广州位居全国引领梯队头名。

《报告》从3个一级指标、8个二级指标、25个三级指标评价中国城市跨境电商发展。3个一级指标包括跨境电商的发展基础、跨境电商的发展规模和跨境电商的发展潜力。8个二级指标分别为产业基础、营商环境、交易规模、产业链主体、跨境电商载体、技术创新、模式创新和人才培养。

入选的70个城市中,包括第一梯队引领发展的15个城市、第二梯队加速发展的45个城市和第三梯队潜力巨大的10个城市。

在第一梯队中,广州排在首位,并包揽多个“全国第一”。另外,深圳、东莞等大湾区城市也在榜上。

例如在发展潜力上,广州是开设跨境电商专业本科专业高校最多的城市(6家);物流支撑方面,广州是国内拥有“海、陆、空”三位一体跨境电商物流设施的三所城市之一,也拥有最多的跨境电商企业。此外,在营商环境、产业基础方面均位居全国前五。

《2021年度中国城市跨境电商发展报告》发布,广州位居全国引领梯队头名。

跨境电商“磁力场”

截至2021年底,广州跨境电商企业主体达19.3万家。

其中,不乏Shein、TikTok等龙头企业。这些企业在外地初创,但都把跨境电商总部放在广州;已经做到“中东第三”的哆啦科技,也从杭州来到广州发展。

此外,天猫、京东、唯品会、抖音、洋葱等大型跨境电商平台陆续落户广州,美赞臣、达能、斯维诗等国际品牌也在当地建立了全国乃至亚太地区的分拨中心。

开启跨境电商“磁力场”模式的广州,离不开其多个“首创”。自2016年成为国家首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以来,无论在规模还是进出口总额方面,广州跨境电商都位于全国前列。7年间广州跨境电商进出口规模增长了50倍,并连续8年拿下零售进口规模全国冠军。

2021年,白云机场口岸跨境电商进出口交易额突破千亿,此前已经连续8年居全国空港首位。同年,南沙口岸跨境电商网购保税进口业务规模达到全国1/5。

服务业和电子商务相辅相成,信息通信技术、配送、物流、金融和商业服务等高效率、高附加值、高生产力产业部门是电子商务发展的基础,“千年商都”无疑在这点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2021年末,广州实有市场主体超过300万户、比2016年增长1倍,在市内投资的世界500强企业增至330家。

密集出台的政策措施也让广州在跨境电商上有更多创新。此前,广州首创研发跨境电商零售进出口通关管理系统和“微警认证”等六个系统,当下已形成“3+N”跨境电商政策矩阵。

“从2019年到现在我们基本上以每年一个产业政策的速度来推进跨境电商的发展。目前出台的《广州市推动跨境电商国际枢纽城市建设若干政策》也在征求公众意见的阶段。”广州市商务局电子商务处处长宁霞告诉记者。

根据《报告》,广州发布合计119项跨境电商便利化政策、206项促进本地区跨境电商发展政策。

说到广州跨境电商,自然绕不开南沙。2020年南沙综保区跨境电商排名居全国综保区第一位,2021年跨境电商进出口值超过360亿元,同比增长70%。

南沙自2014年开展跨境电商业务,也是全国第一批开展跨境电商业务的地区之一。现区域内建有3个跨境电商BC监管场站、5个跨境电商产业园,已聚集了600家开展跨境电商服务的企业。

南沙方圆100公里范围内汇集了大湾区11座城市以及五大国际机场,广深港高铁、南沙大桥以及“全国最快地铁”18号线相继建成。

这一优势也意味着南沙不仅能依托广州的产业基础,更能承接来自深圳、东莞的制造业。可以说,南沙是广东跨境电商发展的缩影和典型代表。

根据海关总署数据,2021年广东跨境电商进出口3310亿元,同比增长92%,占全国总额的40%,规模全国第一。今年1-7月实现跨境电商进出口2016.5亿元,同比增长19.8%。

截止2021年,全省与跨境电商相关的产业园区共有43个,入驻企业近7000家。

今年1月,广东韶关、汕尾等8个地市也加入跨境电商综试区的行列,广东实现21个地市综试区的全覆盖,数量达到全国第一。

大路货”的高附加值转型

近几年受到疫情的反复冲击,国际贸易被严重扰乱,但跨境电商却逆势而上,正深刻改变传统的贸易形态,未来甚至有可能成为国际贸易主流。

目前,广东省内海外仓企业超过100家,海外仓数量超过300个。这些海外仓主要分布在美国、欧洲以及东南亚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

但值得注意的是,国内跨境电商将近一半市场在美国,市场分布有相当的不平衡性,也更容易受到国际政治形势的影响。

这一不平衡或将被逐渐打破。今年1月起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正式生效,包括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东盟十国等15个成员国。RCEP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等市场准入内容,更囊括了投资、经济技术合作、知识产权、电子商务等领域。

国务院参事汤敏认为,RCEP带来了“鸡蛋不用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机会:“RCEP正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分散市场的契机。首批的生效国现在已经有11个国家,再加上韩国、马来西亚,已经13个国家了。”

去年3月,广州率先出台全国首个RCEP跨境电商专项政策,其中规定,成员国的跨境货物应当在24小时内放行。南沙也将作为中国实施RCEP协定的跨境电商先行先试区。

除了通关效率的提升,进出口成本也得以大幅节省。RCEP成员国之间90%以上的贸易将实现零关税,涵盖我国与其他成员国每年约1.6万亿美元的进出口贸易。

“在日本,我们将有80%左右的产品是零关税,韩国也是80%左右,东盟国家这一比例将近90%。”汤敏提到。

不过,广州甚至大湾区跨境电商出口企业在东盟地区目前基本还处于成本竞争的环节,技术含量附加较少。

新蛋集团中国区常务副总裁陈刚提及,经过调研,无论是阿里旗下还是腾讯旗下,两大平台平均客单价只有3美元,而且是包邮:“目前跨境电商技术含量不高,光是物流一项就吃掉了利润的大头,后期发展也会受限。”

改革开放以后,广东曾聚集大量劳动力密集型的加工业,出口也以低附加值产品为主。即使不少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但低价内卷和代工贴牌的生产方式仍大量存在,利润薄弱且不可持续。品牌建设和产品研发也成为广州乃至广东跨境电商的挑战所在。

根据亿欧智库《2022中国消费品牌全球化研究报告》,目前中国品牌在海外的认知指数仍靠后,基本跟印度品牌位于同一档次。

以广州出口强势产品之一的服饰类为例,长期以来,取得巨大成功的除了SHEIN之外,自主服装出海品牌屈指可数。

当下整个跨境电商业态正处于快速变化中,从过去的大卖场模式向社交电商、网红电商转型,从前的“大路货”也向多样化、个性化的产品转变,也对广州地区生产型企业提出了提高附加值的要求。

“发挥珠三角进出口贸易优势的基础上,持续支持品牌出海与海外仓建设,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制造业品牌可以借助跨境电商的优势,提高品牌知名度和国际影响力。”商务部原副部长、WTO前副总干事易小准表示。

汤敏提到,可以在新兴品类展开贸易,例如以生鲜冷链为切入口,加强与东盟国家跨境电商合作:“我们可以考虑在南沙率先试点,就冷冻食品产品方面跟东盟、跟RCEP国家进行交易。”

另外,在金融领域也有待更多的创新,如出口退税的信贷服务和产业链的融资服务,可以借助南沙这个领先全国的跨境电商综试区试点,并进一步推广到大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