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怒赚100亿,拼多多涨疯了

没有人预料到,拼多多的财报会这么好看。

第二季度收入31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6%;经营利润87亿元,是外界预期的3倍。

受利好消息刺激,拼多多股价一度飙升30%。

营收数字背后是拼多多内功修炼的成果。凭借流量扶持、物流补贴、完善售后、打通供应链等措施,拼多多把“百亿补贴”的名声打得响亮。国内的消费复苏助力,令其手机、家电、美妆、日化等吸金行业均在618实现了翻倍增长

互联网行业整体的流量虽然见顶,但拼多多的上升似乎依然有着庞大的想象空间。

那个烧钱补贴、套路拉新的拼多多,似乎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因为业绩太出众,拼多多在财报的末尾总结得小心翼翼:“在Q2中,由于竞争依然激烈,我们很好地利用了用户参与度保持竞争优势,但我们不确定这种情势是否会持续下去。”

1.数字背后

拼多多如今的掌门人是陈磊。

去年3月,黄峥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卸任了董事长职位。

花名“土豆”的陈磊作为拼多多的联合创始人,接下了这个电商江湖里异军突起的新巨头。

时间回到一年前,拼多多第二次实现季度盈利,运营利润为20亿元。当时陈磊强调,那次盈利恐怕是昙花一现,其主要原因来自于淡季拼多多营销费用支出的大幅减少。

此外,2021年2季度的当季利润,连同之后几个季度可能的利润,都要投入新设立的拼多多100亿元农业科技专项。

该专项不以商业价值和盈利为目的,旨在面向农业及乡村的重大需求,致力于推动农业科技进步,科技普惠,以农业科技工作者和劳动者进一步有动力和获得感为目标。

基于这样的大动作,陈磊甚至强调,拼多多是一个定位于“以农业为核心+杂货”的平台。

事实上,在2019年拼多多的万亿GMV中,服装与快消品占到了50%的比重,而农产品不过13%。

从古至今,农业都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活。

农产品天生受到周期性的制约。而且洪水、干旱、高温、低温、虫害,甚至政策变化、外交状况,太多因素影响着农产品的价格变动。较低的客单价、生鲜的保质、物流的损耗也制约着互联网时代农产品真正走进千家万户。

结果一年过后,拼多多的盈利成了常态,季度利润甚至翻了3、4倍,成为各大电商平台中表现最坚韧的一家。

当然,财报数据的好看,也离不开降本增效和营销力度的放缓。

陈磊作为拼多多董事长兼CEO,对于这些并不讳言。在业绩会上他解释了季度业绩好看的原因:二季度的投资因外在因素而被动减少,部分推广活动和农业项目延期。

由此带来的后果是“平台的长期竞争力可能会因此受到影响,尤其是考虑到目前的行业格局变化。”

拼多多的财务副总裁更是表示,部分项目延期、差旅商务活动减少等偶发性因素在短期内影响了季度整体费用,因此“不应将本季度的盈利作为未来季度的参考”。

但无论如何,在中概股集体过冬的大环境下,拼多多能交出这样一份财报,难能可贵。

2.出海与内卷

拼多多的逆势而上,很大程度上是吃下了消费复苏和消费降级的双重红利。

在所有人都在追捧消费升级概念时,黄峥退了一步,说:“消费升级不是让上海人去过巴黎人的生活,而是让安徽安庆的人有厨房纸用,有好水果吃。”

如今消费者对于价格越来越敏感,主打低价市场的拼多多也因此迎来机遇。

但这样的市场,还不是拼多多规划中的全部。

这个月,拼多多出海的传闻四起。

有人说,拼多多的海外分部已经进驻了广东番禺。这是服饰之都,也是跨境电商巨头SHEIN的国内大本营。

而执牛耳的,将会是黄峥的师妹、花名“阿布”的顾娉娉。

出海已成了国内互联网企业不约而同的选择。随着国内流量见顶,海外市场成为巨头们发挥想象力的新战场。

陈磊回答了外界对于拼多多出海的疑问:“我们看到了海外业务中的机会,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看到了其中创造用户价值的可能性。当然,我们也看到很多同行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因此,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尝试的方向。”

出海是块硬骨头。阿里派出了曾经的“太子”蒋凡,拼多多这位传闻中的海外负责人更是一位实权人物。

根据拼多多早期成员的回忆,在公司内部,除投资管理、政府公关、公关经理向黄峥汇报外,其他的“老大”都是直接向“阿布”汇报;更有人说,只要公司引进高管,“阿布”点头应允才能继续接下来的流程。

她的上一份战绩,是如今已经站稳脚跟的多多买菜。

黄峥在拼多多2020的五周年庆上说“要炸掉金字塔尖,不让老人躺在功劳簿上。要开启硬核奋斗模式。不努力的就该被淘汰掉,越苦越累的事就是检验一个人的试金石”。顾娉娉下定了决心,挑起了多多买菜的担子。

前阵子每日优鲜的暴雷,让所有人心有戚戚。而背靠拼多多的多多买菜,交出了不一样的答卷。

根据最新的财报显示,拼多多的买菜业务已经做到了数据转正。随着陈磊在幕前主推的农业继续承接多多买菜的订单,两项业务合力之下,打通田间地头的供应链,深耕农业的未来可期。

3.回归初心

坊间一直有传说,称拼多多前身的拼好货,真正的创始人就是“阿布”顾娉娉。

“拼好货”的模式是利用微信裂变发布水果拼团的信息,然后通过社群把信息病毒式地扩散出去。等下单的人数足够“成团”,拼好货团队去采购水果发货。

交过了交易量暴涨暴跌、仓库爆仓、供应链中断等一系列学费后,拼好货熬出了头,把这个裂变模式走出一条通路。这才有了拼多多后来的故事。

重新聚焦农产品的拼多多。用陈磊的话来说:我们一直认为“多多买菜”是我们平台业务的一种自然延伸,也是我们发挥自身农业特色来更好服务消费者的重要组成。

宏观来看,国内农产品的价格长期被压在低位,在农村当地的收购价极低,而农民在产品销出去时被中间的流通环节夺去利润。

当他们拿到自己出售农产品获得的现金,购买所需要的商品,又要被农村与城市间的流通环节加一道价。流通环节自有其存在的道理。但农民承受的每一次砍价、加价,都发生在他们本就微薄的收入之上。

从下沉市场走出的拼多多,似乎有着实力和雄心,改变这样的现状。

无论是进行有效的供需匹配,或是发掘田间地头的优质货源、优化深入乡村的配送体系,都是电商巨头的看家本领。

在拼多多炒得最火热时,黄峥接受了一次采访,将拼多多爆炸式的用户增长、数据增长和广告增长归给了大时代,“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团队很努力很拼搏就能完成的,而是借助于时代背景,在正确的方向上产生爆发式增长。”

如今花名“土豆”的陈磊,正带领拼多多探索一条新的增长路径。

作者 | 吴昕